Sound Performance | Anita Pan and thruoutin: Meridian

2017.04.29

子午线:往复不循环

文:潘丽

 

月晷与子午线

声音项目“子午线”衍生自高源的动画短片《月晷》,由《月晷》声音制作中用到的采样发散,探索声音元素彼此之间以及和环境、人之间的内在逻辑。此次在胶囊上海的演出是这个项目的重要部分。演出将以两辆自行车作为现场采样和发声的乐器,塑造人在城市空间游荡的氛围,用声音推动人的想象。

 2015年冬,我进入《月晷》声音部分的创作。这是我首次尝试为影像做声音设计和配乐,历时一年多。声音取材自日常录音,有些是数年间作为兴趣随手录下的,其中发现了不少惊喜,大部分则是为影片专门采样。配乐部分是我看着《月晷》初剪版本、在画面带动下即兴而成的,后续又换了工具重新录制。声音的母带处理由实验电子音乐人和音乐制作人thruoutin完成。本次演出由我和thruoutin合作实现。

《月晷》的声音极尽简化,只在必要时出现。高源和我在最开始就希望,声音部分不是那么的工业化和顺滑,这也和《月晷》的质地更相一致。我们从《潜行者》《红色沙漠》《周末》这些电影的声音设计中汲取灵感:特定空间内的声音,戏剧性的声音,超现实的声音……最终,声音在《月晷》中既是超现实与现实的联结点,同时也不断模糊着两者的界线。同步的声画有时在现实意义上错位,反而更有望接近难以测量的心理真实。

 

《月晷》动画短片

月晷是与日晷类似的显示时间的工具,只是借用的是月光。它记录时间在平面上的投影,它被设计成可以容许月光的误差和月影的模糊,它可见可触真实存在,在视觉上呈现时间。子午线是垂直穿过赤道、连接地球南北两极的虚拟圆环(因古人以“子”为正北“午”为正南而称“子午线”),它是人类为度量方便而假想出来的辅助线,用以标注特定空间之间的时间差,它既不可见也不真实存在,在语言维度讨论时间。在“现实/想象”、“时间/空间”、“确切/模糊”、“视觉/语言”这些层面,月晷和子午线这两样事物既有呼应,又各自独立伸展。

 

声作能言画

W·J·T·米歇尔在《图像理论》一书中介绍“艺格敷词”(ekphrasis)概念时提到上世纪中期在美国流行一时的广播节目“Bob and Ray”。主持人Bob和Ray常在节目中和听众分享一样鲜少在广播这种听觉体验中出现的东西:照片。被分享的照片于听众是不可见的,而主持人似乎有意忽略听众的存在(或是缺席),一人展示照片,一人作出评论。有时他们会突然从这种忽略中跳出来,对听众说“我真希望广播那头的你们能看到这些照片”或者“我很高兴你们今天能同我们一起观看这些照片”。肉眼的缺席带来“看不见”的焦虑,而心灵之眼提供了“看得见”的希望。但更有可能的是,心灵之眼解决的反而是对于“实际可见”的恐惧,而肉眼的缺席则反而满足了“将图像维持在不可见状态”的渴望。因为无法看见,所以能够想见,看见的体验有迹可循,而想见则有可能扩大和增强看见的体验。由于我们已经拥有过视觉体验,当声音独自舞蹈时,我们头脑中展开的想象是同时具有听觉和视觉上的张力的。

“子午线”项目将原本与屏幕上的动态画面紧密呼应的声音素材分离出来,仅在声音这个单一维度上进行蒙太奇实验。在我们尚未看见之前,在我们不再看见之后,我们可以借由听见来想见什么?这是“子午线”项目探索的重要问题。

 

 轮轴,呼吸,浪游者

在《月晷》中,有两条重要线索将反复出现的各种元素贯穿起来:情绪和运动。我喜欢把英文的“情绪”一词拆解开,因为这样一来便得到“电子的运动”,情绪说到底也是一种运动,高低起伏。

有很多呈现往复状态的运动:车轮转动,肢体摇摆,呼吸,脉搏,海浪,秋千,重复性的工作……与此对应,现代城市中有一种典型的形象:在街头游荡的人。往复运动维持着一种不失控的稳定,浪游则具有随机性,浪游者偶尔出离常规的角色:他不可避免地要在事务与事务之间度过一些无法定义的虚的时间,从角色中退出来,旁观城市的景观,思绪却游动不停。 

演出中我们将尝试塑造的就是这样一种城市游荡的氛围。自行车扮演主要角色,它可能是游荡者使用的工具,也可能是他所看到的景观的底色。在此之上,声音漫入、褪出,观众带着对生活经验或是已观看过的影像的记忆,在想象中浪游。

 

艺术家介绍

 

潘丽

多媒介创作者,荷兰莱顿大学文学硕士,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热衷于借助声音、文字、装置、图像、表演等多种媒介来探索语言-视像-声音之间的关系和边界。有丰富的人声即兴演出经验,注重同环境因素的互动,用人声构筑相应的可供想象的场景和氛围。在艺术家高源的动画短片《月晷》担任声音设计和配乐。探索声音与环境和人关系的声音项目“子午线”正在进行中。

thruoutin

来自美国的电子音乐家与音乐制作人thruoutin,在中国成立了5年。他有多元化的音乐风格,把奇怪的温情电子和中国民乐结合在一起。你可以在他的音乐里听到多种艺术创作思维,尤其是对大自然的采样和物理电子声音的钟爱。曾在加拿大、台湾、韩国、中国和美国周边的几个城市都有过精彩演出。除了他个人独立发行的唱片外,他与多家唱片公司都有过合作关系,包括:京味儿(北京)Huashan(上海), 87非87(北京), Senzu Collective(加州),Aud-Art(匹兹堡) 和㦓音乐(北京)。

 

 

 

 

 

 

 

2017年0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