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hard | 不止一个陷阱——蔡泽滨

王智一, 艺术碎片, 2018年04月3日

从瓦伦提诺夫刚才说的一大堆不明不白的话语中,他明白了一件事情:没有电影,电影只是一个借口……一个陷阱,一个陷阱……要骗他去下棋,接下来的一步很清楚。但这一步是决不会叫他走成功的。

 

胶囊上海的空间由于加装灯管的缘故,这次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更白一些。艺术家蔡泽滨的画作悬在墙上,作品的色调整体偏深,远看好像一个个打在墙面矩形的洞。洞穴其实是一种诱使人去窥探的结构。当观众走近的时候,画面的主体会随着距离的缩减逐渐显影,只有此时,其中的内容,才彼此逐渐从洞穴之中探出头来——那是一堆类似比尔博凯特(bilboqute)各式各样被异化的棋子。

 

蔡泽滨选择描摹棋子并非空穴来风。展览的名称《防守》取自美国著名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象棋天才卢仁由于长期沉溺于棋局而逐渐精神失常的故事。作为一个悲剧,它得到了某种令人难忘的特权。纵观整个展览,除了拟人化的棋子,其实并没有正面显露棋手本体的形象,我们只能看到一部分残肢(譬如手掌,手指,足跟等)的痕迹。但在作品《斩首之邀》中,被切割的棋子明显暗示了一种它们受到外部力量的戕害——而这只能是人的作用。

 

棋子没有生命,因此它们被作为一个物体存在。准确来说,棋子都是承载棋手棋力高低的容器,它们为人所用。从组画《第三表情》里,棋子俯视角度那些似笑非笑的表情中,我们无从判断它们能否感受到棋手真正的痛苦。但非常确定的是,当棋手发现自己已经成为棋子的角色(小说中卢仁的棋父瓦伦提诺夫千方百计骗他去下棋谋取利益),他其实整天都在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而防守对位的正是某种攻击:短命的天才抵御的不仅仅是对手的将军(check),更像是在守护世俗对其生存本身的侵袭。对主人翁卢仁而言,下棋已然成为一种逃避的出口。他必须设计一道防线,来对抗生活中的诸多现实的困扰。

 

而作为棋手的艺术家并没有选择逃逸。在新作《不选择完整也不选择护身符》与《一个陷阱一个祝福》中,花卉图示的弧形与棋子相互交叠在一起,标题与画面都试图从更多元的角度,对创作者在创作中的状态做出与之相关的思考与回应。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展览空间的调度也有意透露出更多信息。无论在支持多角度窥探《支点》作品的隔间,还是与《愿景》雕塑遥遥相望的老式玻璃窗。此刻,策展人杨紫似乎充当了棋父瓦伦提诺夫的角色,默契地和艺术家一起,同谋埋下了不止一个陷阱,让观众得以陷入艺术家精心设置的棋局里。

 

 

注释:

【美】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防守》,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2月第1版,P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