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海欣 | 个人展覽「美术馆展」

2016.08.26 - 09.23

纽约456艺廊和美华艺术协会很荣幸为您带来台湾旅美画家黄海欣的全新个人 展览「美术馆展」。此次展览包含黄海 欣的油画与素描近作,将于2016年8月 26日至9月23日举行。

「美術館展」嘗試探索當代美術館一些 讓人掃興的情境:吵雜的人群、漫長的 隊伍、冒失的學童、俗氣的商品,每張 長凳都坐滿了昏昏欲睡、高談闊論的觀眾。黃海欣筆下的人物既幽默又尷尬 - 睡眼 惺忪、呵欠連連也好,沉溺於社群網站也罷,每一張面容都是值得仔細玩味的人間 一態。無論是大都會美術館的希臘羅馬雕像,或是紐約當代美術館的畢卡索畫作, 每一件名作都巧妙映襯出觀眾的獨特群體性。她所描繪的情境讓我們想起瓦勒里 (Paul Valéry) 在「美術館難題」中一段評論:

我並不特別喜歡美術館。它們大多值得讚揚,卻無一令人愉快。喜悅與分類原則、文物保存、公共設施少有關聯。我起步走向那些美好的事物,一時忘卻自己手中枴杖,猛然看見一張禁止吸菸的公告,公權力和拘束感讓熱情與想像戛然而止。我走進雕塑展間,只感覺到一股冰冷的錯置感…

我們可以在黃海欣的大型素描「The Met #1 & #2」看見這樣冰冷的錯置感,人面獅 身像、羅丹雕像、三美圖毫無生氣地陳列在遊客及導覽間;這些精心繪製的素描俏 皮地呈現紐約性格,同時也質疑制度性囤積和文物掠奪,和這些亂象背後的菁英階 級體制。 「GALA」中的貴婦們,濃妝豔抹,衣飾浮誇、手裡酒杯搖搖欲墜,雙眼癡迷地望 著展品。在這個藝術商品化的時代,正如同瓦勒里所警告:我們變得膚淺。

美術史也是黃海欣試圖探索、再詮釋的主題之一。大型油畫作品「The China Wing」 中,一群學童正在拍攝青銅花瓶,人人目瞪口呆,驚喜若狂,像是著魔般。每一個 孩子都像是中國藝術家岳敏君畫中的大笑人。這是中國古典藝術與當代藝術最尖銳 的交集點:兩者都被消費者的目光夷平,被一塊平板玻璃 (iPad 或是美術館藏櫃) 隔離、肢解。

「美術館展」中,每一個困惑的Y世代、每一個著魔的學童、每一個爛醉的收藏家都深刻道出了瓦勒里的美術館難題:一雙耳朵無法同時聆聽十個交響樂團。 我們的智慧型手機也無法詳細記載每一筆熱門館藏。我們在黃海欣作品中看見她忠實地觀察、描繪出複雜多元的人性,中產階級的無所適從,讓人莞爾,也讓人傷感。

2016年08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