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 1708|The Mechanics of Desire

Sarah Kleinman, 2016年09月27日

机器欲望

Posted on September 27, 2016

 

文/莎拉・克莱曼

《性格盔甲》为道格拉斯・莱杰于1708画廊所举办的个展(展期:2016年九月2日至10月22日)。该展览试图探讨某些机械看似拟人化的自动重複性。奥地利心理学家也是佛洛伊德的学生威廉·赖希,提出了「性格盔甲」这个理论,根据赖希的说法,人的性个是由肢体动作所表达。某些特质包括强势、顺从、沉默、固执或是任性的特徵都可以被视为性格的组成要素。这些特质正巧也和我们对应他人和生活经验中发展出的身心防卫机制相符。此隐喻性的「盔甲」编制人类行为,从人际间的对谈至日常行为都可能成为一种习性甚至是机制。莱杰颠覆了心理学家赖希的理论,使用身体符号和无机物作为雕塑的原型来探讨机械或无机物或许会引发拟人化个性的象徵。

 

莱杰生于美国匹兹堡宾夕法尼亚州,同时也是普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知名食品公司卡夫亨氏以及着名的卡内基美术馆的发迹和所在地。接近金三角地带,驻足于此的工厂和企业见证了该城市辉煌历史,为20世纪初工业发展的摇篮。大学第一年期间,莱杰往返于匹兹堡大学和印第安那大学间,他回想起当时穿梭于废弃钢铁工厂:「我常常在废墟裡探险,裡面堆放着巨大废铁和钢料、轮胎、螺栓和螺丝。这让我不禁怀疑这些废料何去何从。有一种神秘感从这些堆积的废物中产生—一种具有慾望的感受。」

 

于2015年莱杰转学到维珍尼亚联邦大学,在此汲取艺术知识并接触了多种媒材。大学毕业后,他即到了一位纽约艺术家的工作室当助手,该为艺术家深受当代极简艺术家如Donald Judd, Robert Morris, and Anthony Caro的启发。莱杰也因此学习到铸造和焊接的技能—进而成为他自己在工作之馀的自我创作形式。2014年,莱杰就读耶鲁秋季班的第一学期,他採用了一些新的方式来看待并回应物体。在工作室评论的项目中,沉默和内省为首要工作,让作品能与参与者先进行交流再发表批判性见解。艺术史学家蒂姆·巴林格(Tim Barringer)针对十九世纪大英帝国艺术的研讨引起了莱杰对工业革命对制造业,技术和劳动力产生的巨大变化感兴趣。工业和制造业的图录,哲学和理论文献以及高度流通的当代艺术出版物成了艺术家的研究驱动方法论的根基。2016年5月的硕士论文展览中,莱杰在对拟人和机械的深入探索过程显着的提升他对材料上的应用。

 

莱杰的最新作品, 《欲望的有效性系统体系》,是他为了2015年的一个名为Basement Youth展览在下东区的地下室所制作的作品。该作品从昏暗,发霉的创造地被移出后,成为身体和心理熟成状态的隐喻。倚靠着白色的画廊墙面和浅橡木色的硬木地板的装置作品呈现出一种「杜象式」的嘲讽。截断的金字塔形和鹅卵形状物体悬挂在生锈并被油漆斑驳的Safway系统绞手架上 - 这种在明亮和洁淨的画廊中是不常被看见的装置。重複的奇异几何元素让人想起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无尽柱(1918),该作品是以铜铸造的,而欲望系统则是用涂上玻璃纤维的高密度工业泡沫制成,Roll-a-tex(用于製造出天花板上爆米花纹理的纹理介质)和不透明的水性喷漆。黑色皮带,是对身体的绑结和束缚,在每个垂直轴上环绕着。呈现出一个充满趣味的并列带扣装置,皮带和绞手架接合处不谋而合。

 

直立式雕塑和泡沫画布环绕着《欲望的有效性系统体系》,《穿刺》这件作品中使用的木料经过切割、黏贴、挖凿和打磨呈现出一种人类的行为表徵。类似于大理石雕刻和泥塑的视觉语言,雕塑可以被看为一种有机和有生命力的物体。虽然未经打底、修饰但极度光滑的表面令人有触摸的冲动。“面条”(Rieger使用的新词彙),一条绿松石色的硅橡胶粗管,穿过三个突出的旋钮。这种材料的穿透性和并置给人一种恶趣味和阳物崇拜感,夸张的尺度让配饰显得古怪且奇异。其他的雕塑作品包括《詹姆斯》和《倚靠者》,看似抚摸着作品中的管状物,僵硬的排列的木质突起处,就像在模彷人的手臂,脚和生殖器。一个消化咀嚼片色(Pepto-Bismol)的粉红雕塑,《懒人》,靠在单一个木桩上,以粗俗的幽默姿态吸食腮红色的面条。嚼片般的粉红色表面就像在嘲讽这粉片状解药与胃肠道窘迫感和期待获得解放的紧迫性间的关联。墙上的作品,是厚重的米色泡沫密封在重型塑料的长方体,陈述着身体和机器之间的碰撞。这样的作品也呈现出一个有趣的螺母和螺栓组合嵌入一个光滑的表面精彩的融合了机械性和身体性。

 

在1936年发表的文章“机械复制时代下的艺术作品”中,德国哲学家沃尔特本杰明提出,现代技术的可复制性造成了反效果-独创性和真实性让艺术品独一无二。本杰明的观点表明,现代艺术体验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然而,莱杰的作品似滑稽的模彷并重申了本杰明的理论。《欲望的有效性系统体系》经由艺术家思考决策后重新将机械製品转化为人工手作的产物。莱杰的雕塑讽刺人类的个性特征和姿势,邀请观众划分幽默与愤世嫉俗,轻率与沉思。 这种艺术不仅重新捕捉了一种氛围,更增强了它。藉由这样诚实,毫不掩饰的展览让我们重新调整我们的《性格盔甲》,被激发的谈话和思考甚至可能有助于减轻「盔甲」给我们的束缚。

 

莎拉・克莱曼是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艺术史博士研究生和助理教授; 其论文研究主题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前任策展人Kynaston McShine。克莱曼研究专业为现当代艺术和美术馆研究。于2010在科罗拉多大学波德分校获得艺术史、工作室艺术和政治科学学士,并于2016年5月获得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艺术史和美术馆研究硕士。克莱曼目前也是弗吉尼亚美术馆的实习策展人。

 

 

摄影出处: Terry Brown Photography

 

ext. 1708为由安迪·沃霍尔基金会以支持视觉艺术奖金所创办的线上期刊,同时也支持了1708画廊的展览。1708画廊的主要任务为藉由规划多样化的展览项目推广新兴艺术,也希望以艺术家座谈、学术文字讨论艺术家展览主题、形式、创作方法来提供大众一个暸解当代艺术的平台。希望促进推广和教育,期刊内容包括专文、採访以及其他能针对1708画廊展览进行讨论和对话的文章。此画廊也与不同的作者合作,包括研究生、专业作者等等以提供不同的经验和视角。